off CC loe

一个喜欢all奶的椰奶girl???

『主MK/副FB』七年之痒(正文+Ming视角番外)

Pollinerry:

❗人设不讨喜


❗ooc到爆炸


❗雷/无脑/幼儿园水平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👉石墨


👉AO3 (建议走AO3链,因为格式会比较好看,而且有点长,一章章看比较方便,还有一点点想说的废话在里面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_


_


_





这篇写的时候很匆忙,原意和写出来的东西也不太一样。


一直觉得结局扭得很生硬,而且其实有想表达的东西还写不出来,或者已经写出来的也很难被get到。


本来想大改甚至重写一下的,但也实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比较好,所以就过了一遍,改了一些字句,也有增删一些东西


总是有太多话想说,反而不知道怎么说。


那就这样。


_


有点强迫症,整理好了就开心了。

请看第一张图,金哥手上的手环!
可能看不清上面的字,上面写的是[cop❤kim]
感谢做手环的小姐姐,圆了奶名字想在前面的梦!
今天又是吹爆椰奶的一天!

   [图片来自微博,cr水印]

逐月一周年啦!喜欢你们也快一周年了!
越来越甜了,越来越好看,Ming好喜欢kit,我们也好喜欢你们!

悄咪咪问一句,逐月2啥时候啊,Ming和kit还有一个亲亲呢,太想看金和奶的kiss了,别告诉我,你们不想[手动狗头]

     [图来自微博,cr水印]

『全员』夫夫相性一百问(上)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!想到Ming一本正经的说“学长让我进房间”哈哈哈哈哈哈!为您打call!期待下一篇!!!!!啊啊啊啊!

Pollinerry:

刚刚入坑的时候瞎写的 实在闲的太无聊了拿来改+整合了一下


并不是全的一百问/很ooc(甚至有点人格分裂(你可以理解为👉我想让他们咋样他们就得咋样不服你也打不着我/请默认他们都已经进入了老夫老妻模式


真的有点长(虽然已经分了上下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依旧是废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本期节目预告:


领衔主演:


实力宠男友卖儿子的Pha×基本软萌有时候奶凶的Wayo


装傻骗同情扮猪吃老虎套路一绝的Ming×教科书般口嫌体正直的Kit


车速一百八老司机的Forth×拥有我你祖坟飘青烟不服憋着的Beam


以及 全程汪汪汪的MC


温馨提示:观看本期节目将有机会把撩汉宝典与顶级驾校课程打包带回家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还是废话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



MC:【一段冗长而没有感情的开场词】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,欢迎收看播了上期没下期的(并不)知名校园节目《今天的月亮有点弯》。想必大家都已经看到了,现在在我身边这六位就是我们导演组历经了千辛万苦才请到了的M6。众所周知,这六位组成了我校目前最当红的三组cp,想必我们今天的节目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。啊,忘了介绍,我是……


(导演举牌:大家并不想知道,直接切正题)


MC:【一个尴尬而不失mmp的业余假笑】那么接下来请六位先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。


Wayo:【超乖巧】大家好,我是Wayo,理学院大一新生。


Ming:【首杀wink】大家好,我是MingKwan,工程院新晋颜值担当。【指Kit】这个是我男朋友哦。


Kit:【奶凶的打手】大家好,我是Kit,来自医学院。还有,我不认识他。


Beam:【(试图)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微笑】Beam,来自医学院。


Forth:【(真)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微笑】工程院,Forth。


Pha:【全世界我最帅脸】Phana。



MC:看来六位都是很有个性的帅哥啊(要你说)。不过要说性格,可能自己评判起来不是很准确,那么就请你们来谈谈自己cp的性格吧。


Pha:【望Yo脸,笑】可爱。


Wayo:【对视】有时候特臭屁,喜欢耍帅。


Pha:嗷,难道我不帅吗?


Wayo:帅~你可是校之月,每天那么多星星追着你,又是全校男女的男神,当然帅啦。


Pha:【盯】可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男神。


Wayo:【羞】


(围观群众表示没眼看)


Ming:P'Kit超可爱的,不过性格会有点害羞。还有就是有的时候会有点傲娇,可能越喜欢一样东西就会越装的不在意,比较需要人哄着的那种。


Beam:比如说你是吧?


Ming:【会意的眼神】


Kit:老子哪里傲娇?【瞬间变脸】N'Yo真的很可爱哦,每次看见他就想上去亲亲抱抱举高高


Ming:【无辜脸+星星眼】P'Kitty,你的cp不是我吗?


Kit:大哥你哪位?


Pha:【拉过Wayo】我们不掺和你们那点破事谢谢。


Wayo:【往旁边靠了靠】Ming你自己加油。


Beam:Forth很体贴啊,也很会照顾人,跟他在一起就感觉很安心。


Forth:【完美对视】我说过了会对你负责的。【转回头】Beam呢,别的都很好,就是女人缘太好了,明明都没有参加星月比赛,人气还是一直很高。


Beam:【长得帅有什么办法】



MC:哦豁,一上来就这么甜的嘛。【看台本】下一个问题,二人什么时候见到的?在哪里?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什么?


Beam:这是三个问题。


MC:【你问写台词的去!】


Beam:Pha和他一起参加星月大赛,我和Kit去找Pha的时候就看见他了,当时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吧,就觉得长得还挺帅?


Forth:也是星月大赛的时候,看来看去觉得只有Pha对我的校之月地位有威胁,所以就特别注意医学院那边,然后Beam一来就有好多星星围上去了,比我们这些院之月还吃香。


Beam:就这么受欢迎啊,不服憋着。


Forth:不敢。【反正再怎么受欢迎都已经是我的了】


Wayo:第一次见的话,应该是初中的时候,去看Ming的篮球赛,然后看到隔壁场特别多女生,就好奇去看了一眼,然后就发现有个个子特别高的打球的时候还不忘记耍帅。


Ming:对啊,然后就忘记来看我打球了,一整场都没看到人影。


Kit:【盯】


Ming:嘿,P不要吃醋啊。就是因为这样,后来我去找那小子的时候才看见你的,这不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嘛。


Kit:吃你头个醋啊。


Pha:【停止傻笑】一次因为打球回家晚了,然后就看见他在楼道里撸猫。


Wayo:【突然淘气】然后你也对我一见钟情了?


Pha:emm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的话……其实第一反应是怎么会有人这样撸猫。


Ming: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,他不只是这样撸猫而已哦,他还……


Wayo:笑屁啊?


Kit:你很了解哦?


Ming:【立马乖乖坐好.jpg】


Pha:不过真的很可爱啦,然后就一直注意你了。


Wayo:这还差不多。【骄傲脸】


Kit:就初中的时候死Pha一天到晚盯着Wayo,我和Beam作为好基友当然要帮他了,就发现他每天跟在Wayo身边阴魂不散的,要不是后来打听到他有女朋友还以为他俩是一对了。


Ming:嗷,虽然我有女朋友但是我的心里一直有你的位置的。


Kit:骗鬼去吧。


(十二位前女友对此表示强烈抗议)


Beam:【对Forth】你看看别人。


Forth:其实我第一眼见你也有点特别的感觉……


Beam:【你接着编】



MC:下面是两【特别重音】个问题,喜欢对方的哪里?讨厌对方的哪里?


Beam:【这个主持人好像很记仇】


Pha:性格可爱,跟所有人相处都很好,最喜欢就是他喜欢了我这么久。讨厌的话,【看Wayo】应该没有人看见他讨厌的起来吧。如果一定要说,就是他不会拒绝别人,害得我每天都得打起精神以防万一。


Wayo:你还说我?请问来者不拒的是哪位啊?


Pha:嗷,一定要翻旧账吗?那也是因为没有你我寂寞啊,重新遇见你以后我还有过那样子吗。


围观群众:【震惊脸】不愧是情场老手,到处留情都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。


Pha:你还没说喜欢我哪里呢。


Wayo:喜欢你长得帅,讨厌你长得太帅招蜂引蝶。


Pha:虽然听见你夸我挺高兴的,但真的这么肤浅吗?


Wayo:【还在生气】不然你还有哪里值得我喜欢。


Pha:比如我喜欢你这一点啊。


Beam:【看不下去,强行打断】喜欢Forth很体贴,又很温柔,对我很好。讨厌他有时候太小气,很固执。


Forth:阻止别的人打我对象的主意算小气吗?你们谁能受得了半夜有人发暧昧短信给自己老婆的?


Ming/Pha:【摇头】


Kit/Wayo:【摇头+2】


Beam:你俩摇屁个头啊


Kit:【mmp大家都是身下物,你凭啥看不起人】


Forth:【酝酿】喜欢他就要喜欢他的的一切,缺点坏脾气小毛病都忍受。


Ming:嘿!学长怎么把我的话给说了!P'Kit,我喜欢你的所有哦,好的不好的坏脾气小毛病我都喜欢。


Kit:重复一遍别人的话很有创意吗?还是说你们工院套路少还通用?【翻白眼】没有喜欢的,全部讨厌。


Ming:【可怜巴巴】真的吗学长?


Kit:哦咦【嫌弃脸】就……勉强还算的上帅吧。



MC:请工作人员把我的意大利进口狗粮拿过来,谢谢。觉得你和对方的相性如何?


Pha/Wayo:【同时】很好【黏腻的对视】


Kit:很不满意,我希望和Wayo这样的小可爱在一起。


Ming:嗷,难道我不可爱吗?还有,学长别再掺和他俩了啦,没看到P'Pha的眼神已经要穿透你了吗?


Kit:【余光瞄去,浑身一震。小声BB】死Pha,亏我当时还那么帮你,重色轻友的东西。


Ming:我对学长很满意,要是学长能够再温柔一点就更满意了。


Kit:怎么样?不然分手啊?


Ming:其实我是故意这样说的哦,因为学长不温柔的时候我特别喜欢,特别想看。


Forth:【听说你看不起我们工院的套路?】我就不用说了吧,我肯定觉得好啊。


Beam:就还行。


Forth:就还行?


Beam:【耿耿于怀】没经过我同意就把人家删除了,我要对你很满意哦?


Forth:那我要继续留着她,等到她把你骗上床咯?


Beam:怎么可能,普通朋友而已。再说了,我是男的啊,到时候也不是我吃亏。


Forth:【凝视】


Kit:你可真敢说啊,佩服佩服。


Ming:【强行刷存在】学长,我也会哦。


Kit:你个缺心眼的,这事儿很骄傲吗。



MC:【拆狗粮】下一个问题,怎么称呼对方的?又希望对方怎么叫你?


Pha:N'Yo或者Yo,有的时候太可爱了就会想叫矮冬瓜。叫我什么我其实无所谓,听见他软软的小奶音就觉得叫什么都可以了。


Wayo:再强调一遍,我有一米七八。我叫他P'Pha,他叫我N'Yo就很好。


Forth:你指什么场合?


MC:【突然淫荡】有什么场合可选?


Forth:床上的事就说不好,想到什么就叫什么。【为什么突然开车???】平时就叫Beam。当然想听他叫Forth老公。


Beam:那这辈子你算是别想了。就叫他Forth,有事求他了就可能会叫亲爱的。叫我的话,其实无所谓,就是不想听到老婆这两个字。


Ming:叫亲爱的,P'Kitty,小可爱小亲亲,也想听他这么叫我。


Kit:死Ming,闭嘴吧你。我根本不想听见他叫我。


Ming:嗷,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叫得这么亲密我不可以。


Kit:别人都有脑子你有吗?


Wayo:【看MC吃狗粮这么香也想分一口】


MC:【一把夺过,凶狠的眼神】这不是你该吃的东西。


Wayo:【哭唧唧】


Pha:【瞪,摸摸头】乖哦,这不是人吃的东西,等会带你去吃寿司。


MC:【长得帅了不起哦?有对象了不起哦?说的有道理了不起哦?妈的,还真他妈的了不起。】



MC:【抱紧了我的狗粮】如果把对方比做动物的话是什么?


Pha:小白兔。


Wayo:那你就当大灰狼吧。


Pha:这么想让我吃你?


Wayo:神经啦。


Ming:超级无敌可爱性感炸毛小野猫。


Beam:不是飞天傻柯基吗?


Kit:Forth管好你的人。


Forth:【一把搂过】怎么了?


Kit:好好好算我输。


Ming:不是哦,P在我心里一点也不傻,反而非常可爱,无论是生气还是怎么样都可爱。


Kit:【被酒窝出卖的笑容】他这个人啊,像条鼻涕虫一样,甩都甩不掉的。


Ming:嗷,不然怎么能追到学长呢?


Beam:咬住人就不放的狼狗。


Forth:【展示手机锁屏“来自tee的注视.jpg”】


Beam:你什么意思?


Forth: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,同一个物种才好结合。


Beam:你一个学工程的跟我讲生物?界门纲目科属种搞清楚了吗?


MC:同一个物种虐起来更顺手哦?


路人甲:你这种单身狗和人家算不了一个物种的


MC:【微笑脸】工作人员请把无关人士清理一下谢谢



MC:如果送对方礼物会送什么?又会希望得到什么礼物呢?


Pha:Yo很了解我喜欢什么,又很有眼光,所以只要他送的我都喜欢。送他的话,看他最近在看什么漫画然后送有关的东西就对了,像小孩子一样,很好哄。


Wayo:签名篮球、篮球衣、手环手表什么那种直男会喜欢的东西吧。想要漫画!周边!好吃的!


Pha:不想要我吗?


Wayo:你不是已经是我的了吗?


MC:【这大概就叫近朱者赤吧】


Ming:送我的话,我想要KitKat。如果要送学长礼物,只要学长想要的我都会尽可能拿来送给学长的。


Beam:他这里是不是有个双关?


Pha:没错,你的体育老师可以瞑目了。


Kit:来一条狗链。


Ming:不想要我吗?


Kit:不想。还有,别再用别人用过的套路了ok?


Ming:那学长要那个东西干嘛啦,我又不会跑的。


Kit:想把你拴到南美洲的动物园里。


Wayo:【怜悯】


Forth:求婚戒指。希望得到他家人的认同。


Beam:你也就敢说说了。


Forth:我是认真的。


Beam:嗯哼?那就送个健身大全套。希望能早日收到他想送的东西。



MC:【响亮的饱嗝】你有什么缺点或者坏毛病?对方呢?


Pha:我有的时候可能比较不讲道理,比较霸道。但他也不会和我记仇啊什么的,一定要说缺点的话,就是太可爱了让人觉得很不放心。


Wayo:我的缺点,长得不好看,有的时候还有点小脾气,但P'Pha还是一直容忍我关心我照顾我。以前他还一直怼我,让我觉得很气愤,不过在一起以后就变得超级温柔,现在他在我心里面已经完美了,没有缺点的。


Pha:我都说了你在我心里最好看了,而且你可是院之月第二名诶,你这样还不好看,别人都别活了。


(MC←不用活了一号)


Wayo:【(。・ω・。)ノ♡】


Ming:我的优点是喜欢P'Kitty,我的缺点是太喜欢P'Kit了,看不见他都没有办法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学习。P'Kit的缺点就是没有像我喜欢他那样喜欢我。


Kit:谁让你说优点了?而且你说的算缺点吗?


Ming:不算缺点啊?那就是优点咯?谢谢学长!我一定会继续保持的!


Kit:【妈的制杖】老子没有缺点。他,【嫌弃的扫视】太烦了。


Beam:我的缺点,有的时候有点花心这一点我承认吧,他的缺点就是太小气。


Kit:我觉得Forth已经对你很容忍了,我要是他我能把你弄死。


Ming:P'Kit,我就不会哦,我的通讯录里的女性就只剩下我妈妈和妹妹了,连七大姑八大姨都删掉了。


Kit:怎么哪儿都有你。


Forth:听到了吧。他的缺点就他说的那个,他说我的我也认了,但是我真的觉得这不是我的错,还不是被逼出来的。



MC:【Love & Peace】讨厌对方做什么?


Beam:看我手机!假装是我给别人发信息说我有男人了叫他们别再来骚扰我!删我好友!


Forth:但是我就是忍不住想看,谁叫你的密码还是我的生日那么好猜。


Beam:你等着,回去我就改密码。


Forth:这次又要改什么了?我的学号还是我的三围?


MC:【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】


Kit:跟着我,缠着我,死赖着我不放。


Ming:不看我,不理我,不回我的消息。


Pha:看我干嘛,Yo根本没有让人讨厌的地方。


Wayo:我也是~



MC:【已经看透了套路的冷漠脸】你做了什么对方会生气?


Kit:他还会生气的吗?


Ming:我当然不会生P'Kit的气,怎么样都不会。但是好像无论我做什么 P'Kit都会生气。


Kit:【口嫌】你离我远点我就不会了


Beam:得了吧,不知道是谁上次在医学院门口等成望夫石,后来还一定要跟着我去工院到了又在门口不敢进去的。


Kit:我吃饱了撑的不行啊?


Ming:【偷笑】


Kit:很好笑?


Ming:我没笑啊。


Beam:你们都看出来了。


Forth:他上面也已经说了。


Beam:你明知道我会生气还是要干是吧?


Forth:你不也是?


Beam:那是正常聊天正常交际好伐?


Forth:【无fuck说】


Pha/Wayo:【不存在的这两题都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】



MC:【做好了全套防御】两人的关系到什么程度了?


Pha:【拉过来亲一口小脸】


Forth:【拉过来亲一口小嘴】


Ming:【拉过来亲……】


Kit:【啪一巴掌】


(全场投来了关切而又怜悯的目光)



MC:二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?那个时候两人是什么气氛?


Pha:应该是我向他告白之后,然后带他去吃寿司的那次吧,气氛就很融洽。【跟你们这群单身狗说了也不懂】


Wayo:呐呐~


Beam:我们有约会过吗?


Forth:没有吗?


Beam:嗷,那都不算的好不好,你没有正式发送过约会的请求。


Forth:那么Beam先生今晚愿意和我去约会吗?


Pha:去哪儿?曼谷大酒店?


Wayo:【啪一个暴栗】你整天都想什么呢?


Beam:等我考虑一下。


Forth:还要考虑?


Beam:太轻易得来的你不会珍惜。


Forth:【轻易???】


Ming:我和学长的第一次约会啊,应该是在去完健身房的那个晚上吧,我去练泰拳,然后学长刚好也在,然后学长的车坏了,就抽空和我去米粉店里约了个会。


Kit:如果那样算约会的话,那我和Beam都约了不下几千次了。


Ming:嗷,那我得校之月那个晚上呢,那可是学长亲口同意的。


Kit:我哪里亲口同意了?


Ming:那……


Kit:闭嘴吧你。


Beam/Pha:你到底还藏了多少事情没说?


Kit:【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】



MC: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?


Forth:【征求意见】可以说吗?


Beam:我没和他约过会。【微笑】


众人:【谁不知道似的】


Pha:寿司店,粥店,小吃店……


Wayo:怎么都是吃的地方?


Pha:嗷,问你咯。


Wayo:问我?我都说怕胖了,你还带我去,还怪我?


Pha:行行行都是我的锅。


Wayo:哼,本来就是。


Ming:P'Kit宿舍门口。


Beam:每次约会能超过十分钟吧?


Ming:emm……差不多五分钟吧,不过有一次有十五分钟哦。


Kit:……


众人:【也是很心疼你】



MC:对方的生日,会怎么庆祝?


Wayo:买礼物,买蛋糕,叫上朋友们一起庆祝。


Beam:其实你P'Pha想要的并不是这些吧。


Pha:带他去吃东西。


Beam:你什么时候这么纯情了?


Pha:你以为全世界都像你们一样哦?


Beam:我们怎么了?


Pha:【你自己心里清楚】


Forth:酸。


Wayo:酸什么?


Pha:大概是酸他们睡过的酒店房间多吧。


Ming:送花和蛋糕。


Kit:那么娘的东西也亏你拿的出手。


Ming:嗷,但是我每次问学长想要什么,学长都不说啊。


Beam:他这个死傲娇会说才怪了,而且也不知道是谁把花像佛像一样供到全凋了才肯扔掉。要不是条件不允许,他恐怕都想学林黛玉了。


Ming:林黛玉是谁?干嘛了?


Wayo:叫你平时只知道追学长不多读点书。


Ming:嗷,学长不理我我怎么有心思读书啊?


Kit:【怪我咯?】


Beam:满足他一个愿望。


Forth:嗯,一样,满足他一个愿望。


Beam:放屁!你有满足过?


Forth:我都说了除了那个。


Kit:每次都是同一个吧?


Beam:因为你也是吧?


Kit:【微笑】至少我还有拒绝的余地。



MC:告白的是哪方?


Pha:我


Forth:我


Ming:我


MC:三位还是很有攻的觉悟的嘛


Beam/Kit:【瞪】



MC:【有人罩了不起哦】对对方喜欢到什么程度呢?


Ming:一秒钟也不想离开学长。


Kit:腻死人了。


Beam:憋笑累吗?


Kit:【关你屁事】


Beam:见不到这个人就会有点想念。


Forth:希望他只是我一个人的。


Pha:想和他一直在一起。


Wayo:我也是。



MC:那么、是爱吗?


Forth/Beam/Ming/Pha/Wayo:当然


Kit:【全场目光集聚】不知道【全场目光逼视】是是是,行了吧。



MC:【自动忽略笑成傻子的Ming】对方说了就没办法了的话是?


Pha:拜托了,P'Pha。


Wayo:P'Pha拉长声音叫我名字的时候。


Forth:我爱你 


Beam:都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才会这样做。


Ming:学长不说话的时候我都没办法了。


Kit: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,然后说就这一次的时候,真的是黏死人了,怎么样都赶不走。


Beam:真的没办法?


Pha:真的想把人赶走?


Forth:就这一次?


Kit:【mmp干嘛都针对我】



MC:【放心我们读潜台词都满级的】能容许见异思迁吗?如果怀疑对方见异思迁怎么办?


Forth:不能。采取措施赶走情敌。


Beam:你的措施就是删我好友,冒充我给别人回消息?


Forth:那我能怎么办?如果我像你那样做呢?


Beam:你敢!


Forth:你看吧。这公平吗?


Beam:公平?在床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讲公平?


MC:【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要掺一脚这群基佬的破事?】


Pha:【看Yo】


Wayo:嗷,看我干嘛


Pha:说真的,我一直在害怕这个问题,但你也知道我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
Wayo:神经啦,你这么完美,谁和你在一起以后还能看上别人的。


Ming:【看Kit】


Kit:看你个头。


Ming:【怎么和别人不一样???】当然不能了。真的那样的话我就只能每天跟着P'Kit,给他发line,让他没有时间和别人谈情了。


Kit:【无奈脸】你觉得这种一根筋的傻子会吗?


Beam:那可不一定,人家可是有过十几个前女友的校之月。


Kit:谢谢你的提醒。


Ming:我绝对不会的,我的心里现在只有学长一个人,装了学长以后就再也装不下别人了。


Kit:【挑衅的眼神】


Beam:你不觉得他在说你胖?



MC:【及时稳住场面】约会时对方迟到一个小时,怎么办?


Pha:我们要约会的话基本上都是我去他宿舍接他,Wayo一般不会让我等的,反而是我有几次让他等了很久。


Wayo:因为我相信P'Pha啊,既然P'Pha说了会来就一定会来的,迟到也一定有原因的,所以我会一直等,等到P'Pha来了为止。


Forth:就等着呗。


Beam:直接走人。


Forth:【???】


Beam:怎么着?


Forth:【沉默】


Ming:当然是继续等着啊!Kit学长答应和我约会诶!别说一个小时了!一天我也等啊!


Forth:没想到你的日子这么难过。


Pha:你自己也没好过到哪里去吧。


Forth:至少我每天晚上还能得到点补偿。


Beam:就你话多。


Kit:【你们好像比我这个当事人还积极?】



MC:【既然你们这么想开车】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里?一定要选!不允许划水!


Wayo:都喜欢啊,一定要选的话,就选心吧。


Pha:【笑】


Wayo:【亮晶晶眼】P'Pha不问我为什么吗?


Pha:为什么?


Wayo:因为P'Pha心里装的都是我啊。


Beam:那可不一定。


Wayo:嗷【盯】


Pha:不破坏气氛很难受吗?


Beam:天道好轮回。


Forth:眉毛。


Pha:你能想到最浪漫的事情就是一根一根地把他的眉毛数清?


Kit:苍天饶过谁。


Forth:除了我对象谁还有那么有特色的眉毛?


Beam:【并不觉得很高兴】直肠。


Forth:【虎躯一震】


Kit: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?


Ming:酒窝,真的好像装满了蜜一样,恨不得整个吃掉。


Beam: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?


Pha:大腿内侧。


Wayo:【盯Ming】都怪你,现在害得P'Pha每天晚上都那么捉弄我。


Ming:【揶揄笑】


Kit: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的?


Pha:我也很好奇。


Ming:【假装没有听见】每天?


Kit:别想打发我,回去给我解释清楚。


MC:你以为这样就能划水吗?


Kit: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听什么】脸。


Beam:装的还挺像。


Kit:彼此彼此。



MC:对方什么样子最妖艳(色情)?


Forth:在我面前自己脱衣服的时候。


Beam:【瞪】趴在床上的时候。


Kit:为什么你总是要做这种无谓的挣扎?


Beam:我也正想问你。


Ming:衣服脱一半的时候。


Kit:【酝酿了很久】打泰拳的时候。


Beam:不穿衣服的那种?


Wayo:洗澡的时候。


Pha:早上半梦半醒地叫P'Pha的时候。


Beam:大早上也不放过?


Pha:Forth你听到了吧?Beam对你仿佛并不是很满意。


Forth:听的清清楚楚。


Beam:【真·强行理解】



MC:二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觉得紧张?


Pha:有吗?好像没有吧?


Wayo:有啊!P'Pha每次故意把头靠的离我那么近,又不真的贴上来,就那么要亲不亲的,让人很紧张诶!


Pha:因为我害怕你拒绝啊。


Ming:这种从来没发生过以后也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学长也会担心?


Forth:偷看完他手机以后。


Beam:是吗?我以为你看那么多次都习惯了呢。


Forth:躺在我身边还和妹子聊骚的时候你不紧张?


Beam:不紧张。


Kit:请让我来解释,因为他是故意那样做的,就是想让你看到,紧张也是紧张你看不到怎么办。


Beam:【呵呵呵】


Ming:学长思考今天要不要让我进卧室的时候。


Kit:让他进卧室以后。


Beam:信息量仿佛有点大,这里我的小脑筋需要转一转。


Pha:让Forth帮你换个CPU吧。



MC:有对对方说过谎吗?擅长说谎吗?


Pha:想好了再回答,这可是道送命题啊老铁们。


Wayo:想什么?


Pha:我当然没有了,提醒他们一下而已。


Wayo:那你很热心咯。


Pha:【连忙转移话题】那你呢?你有对我说过谎吗?


Wayo:有吧。


Pha:【???】


Wayo:其实每次问你P'Kit的事情,不是我自己想知道啦,都是Ming叫我问的,但是他又不让我说,怕你告诉P'Kit以后就没有惊喜了,而且看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很有趣,所以就没再解释了。


Pha:【笑眯眯】没关系,反正每次这种问题我也没跟你说实话。


Wayo:嗷,P'Pha刚刚还说没有对我说过慌。


Pha:这种消除可能存在的情敌威胁的事情能叫说谎吗?


Forth:【深表赞同】这叫策略


Beam:这就是你骗我说没看过我手机的理由?


Ming:怪不得学长每次收到我的礼物的时候都不是特别高兴。【发誓状】我真的没有对学长说过谎。


Beam:【拍肩】兄弟,我相信你,毕竟你是个能把每位前女友都抖得清清楚楚的人。


Ming:谢谢学长支持。【期待状】那P'Kit呢?


Kit:……


Beam:嘿诶,还是让我来帮他回答吧。亲爱的Ming,其实我超级喜欢你的,可是我又是个死傲娇,这种话我当然说不出口,所以我每次说不喜欢你叫你滚的时候都是在说谎啦,可是我演技又很差,每次都被别人看穿,也就只有你这个傻子看不出来了~


Kit:【挑衅】一定要这样互相伤害?【蓄力】Forth老公,其实勾搭妹子什么都是我故意装出来给你看的,就是想看看你在不在乎我,而且被你压也很爽的,我根本就不想反攻,但是我又死要面子,所以都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。


Ming/Forth:【面面相觑】



MC:【开别人的车有什么意思,希望你们下次开自己的车】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?


Pha:Yo在我身边的时候。


Wayo:P'Pha认真说喜欢我的时候。


Beam:肚子饿了马上就有人送吃的到嘴边的时候。


Kit:看看你那大圆脸,可真的别吃了吧。


Beam:【委屈】


Forth:Beam怎么样都好看,而且脸圆圆的更有福相,证明我养的好啊。


Kit:胖成两百斤以后就真的没人和你抢了。


Forth:【那也不错啊】有一次他看我真的有点生气了,就乖乖地躺在我身边躺了一个晚上没有和妹子聊骚。


Pha:是折腾了大半夜以后聊不动了吧?


Kit:半夜在图书馆复习还有个傻子陪在身边的时候。


Ming:学长让我进卧室的时候。



MC:【你们工院的幸福可真简单】有吵过架吗?是怎么样的吵架呢?又是怎么样和好的呢?


Pha/Wayo:没有。


Kit:废话,他俩每天虐狗都来不及哪里还有时间吵架。


Beam:你想知道哪一次?


Pha:先给我半天时间把家搬过来再开始你的故事。


Forth:都是小事情,很快就和好了。


Kit:没有什么事情是操一操不能解决的,如果有,就再来一次。


Forth:学弟,你学长只能帮你到这儿了。


Kit:我说的是你们好伐啦。


Ming:【那我可能需要三次】


Kit:【转移话题】没有,跟这个傻子说什么他都嗯嗯嗯的,太无趣了,根本吵不起来。


Ming:虽然学长骂我的时候我会很伤心,但是如果我和学长吵架的话,学长肯定也会伤心,学长伤心的话我就会更伤心,那不如我一个人伤心就够了。


Kit:屁啦。


Forth:【欣慰的老父亲微笑】



MC:【嫉妒使我丑陋】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?


Pha:当然。


Wayo:不止哦,以后的每一生都要在一起。


Ming:还是不要了。


众人:【不可置信脸】


Ming:比起现在的作为学长恋人的我,我更想成为学长的手机,那样学长就会一直把我带在身边了,一秒钟也离不开我的,找不到我的时候还会很心急,每天晚上还可以睡在学长的枕边,想想就觉得美好。


Kit:【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他是不是委屈了,堂堂校之月竟然想变成手机。好像有点愧疚】


Pha:然后用你和别的妹子聊骚?


Beam:你知道他今年换过几个手机了吗?


Kit:我(突然)不想和手机谈恋爱。


Wayo:【掐了一把Pha的大腿】


Pha:嗷


Wayo:【真诚】P'Kit不要因为别人的话就迁怒Ming啊。


Pha:到底谁是你老攻?


Wayo:当然是你啊,但是你不是也想他俩在一起的吗?


Kit:【:)】


Ming:【可怜巴巴委屈脸】


Forth:【对不起了学弟,毕竟还是对象重要】


Beam:如果他下辈子投胎成女人或者阳痿了我倒是可以考虑看看。


Forth:【woc】这么狠?


Kit:如果你真的这么想,我倒是可以帮你。


Pha:如果他真的这么想,Forth现在估计已经随他压了吧。


Kit:你这样真的很丢我们医学院的人诶?还是你忘了应该怎么做?要不要我们帮你复习一下?


Beam:我可去你妈的吧。


Forth:【竟然有点想笑】如果我下辈子真的那样了,倒是可以让你反攻了。


Beam:你什么时候这么爽快了?


Kit:他的意思是你这辈子就别想了。



MC:觉得「我是被爱着的」是什么时候?


Beam:刚才那一瞬间。


Kit:【忍不住笑出了声】


Pha:小小的一团缩在我怀里的时候。


Wayo:做噩梦然后P'Pha一直抱着我告诉我不要害怕的时候。


Ming:学长让我进卧室的时候。


Pha:你到底对这件事情有多深的执念。


Forth: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


Pha:生活就那么幸(性)福,不服气也没用。


Kit:【冷漠】安静睡沙发的时候。


Forth:咬着嘴唇说不疼的时候。


Beam:我警告你不要太过分:)



MC:觉得「难道不爱我吗……」是什么时候?


Beam:一直,而且去掉难道和吗。


Forth:没有,因为我知道他很爱我的。


Beam:【我不要面子的啊?】放屁。


Pha:宁愿跟Ming那个小子去追Kit也不肯跟我去吃东西。


Wayo:嗷,因为P'Pha有我啊,但是Ming什么都没有,真的很可怜。


Kit:【什么都没有?】我忽然很好奇你在背后怎么说我的。


Wayo:Ming在背后一直夸学长来着,说学长很可爱很吸引人,所以如果学长一会儿不理他他就会很难受。


Beam:全场也只有你一个小可爱这么认真地卖安利了。


Pha:也不看看是谁家的。


Ming:就是学长不回我line的时候,我每次都等到半夜,一直到学长回我了才能睡觉。


Kit:你是傻子吗?不知道晚睡对身体不好啊?


Ming:但P'Kit不是也是半夜才回我消息的吗,一想到P'Kit这么晚还没睡,我也担心地睡不着。


Beam:傻孩子,因为不把你的消息回了他也睡不着啊。


Pha:收到信息以后兴奋一小时,再酝酿一小时,编辑信息两小时,犹豫发不发又是两小时。


Kit:你们又知道了?



MC:你的爱的表现方法是?


Ming:一直围绕在学长身边让他感受到我满满的爱。


Kit:请你滚远点。


Beam:他叫你滚远点时候就是在说,继续缠着我吧我超享受这种感觉并在内心狂笑不止,死傲娇都是这样的没跑了,这就是他爱的表现方式。


Pha:这是帮Kit回答的时候顺便帮自己回答了?


Kit:【柯基式爆笑.jpg】


Pha:就说出来呗。


Wayo:呐呐,爱一定要说出来对方才能清楚地知道。


Kit:【小声】要是真的爱不需要说出来吧。


Wayo:嗷,感受到是一方面,但是说出来就又是另一种体验了。


Beam:这是一件要看智商来决定的事情,像我就不用说。


Kit:就你家Forth智商高行了吧。


Beam:嗯哼。


Forth:身体力行。


Beam:我收回自己刚才的话【:)】



MC:和对方像的花是?


Wayo:玫瑰花,因为我最喜欢玫瑰花。


Pha:太阳花,希望我们Yo一直像小太阳一样灿烂。


Ming:塑料花。


Beam:【笑岔气】


Ming:P'Kit在我心里就像塑料花一样,永远鲜艳美丽动人不会枯萎。


Kit:呵呵呵我好高兴哦。【:)】交际花。


Beam:霸王花。


Forth:腰花。好、吃、不、厌。


Pha:咬字没必要这么清楚。


Kit:【生物老师的棺材板要盖不住了】给你101分,多一分不怕你骄傲。



MC:你的情结是?


Forth:没有吧。


Pha:N'Yo。


Wayo:P'Pha。


Ming:P'Kit。


Forth:原来套路是这样的?算我输。


Beam:大胸妹。


Kit:我们终于有一点达成共识了。


Ming/Forth:【???】



MC:【沉默已久,挺身而出,试图化解尴尬】那啥,两口子哪有隔夜仇呢,有个反攻梦,不甘心什么的可以理解嘛。


Kit/Beam:就你有脑子,就你有嘴,瞎几把叨叨叨。


MC:【再bb一句我自杀】二人的关系是周围的人公认的?还是极秘?


Pha:公认的。


Wayo:P'Pha这么惹人注目的人每天在理学院门口用那种眼神盯着我,想瞒都瞒不住。


Pha:嗷,我就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,好让他们别再来烦你。


Wayo:这么霸道喔。


Forth:公认。


Beam: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。


Forth:别看我我不知道。


Ming:虽然P'Kit不让我说,但是大家好像都知道了。


Kit:【白眼】不要告诉我不是你说的。


Ming:不是。


Kit:【瞪】


Ming:嗯……可能是。


Beam:长眼睛的都看出来了好吗?做着节目呢你这么欺负Ming不怕走夜路被星星围殴。


Ming:嘿,当然不会。我会陪着学长的。


Kit:【看见没?】


Beam:(恩爱)狗咬吕洞宾。



MC:认为二人的爱会持续永远吗?


Wayo:嗯!


Pha:好。


Forth:当然。


Beam:凑合着过呗。


Kit:永远是多久?


Ming:就是一直啊,爱一辈子,爱到死为止,如果下辈子遇见了,还要继续爱。


(众人:嘿~烟花~)


Beam:你就从了吧。


Kit:鹅鹅鹅。








_TBC








在狂野医生帮互怼+塑料姐妹情面前我永远踩不住刹车











问:为什么如此攻气的Pha面对两个相处这么多年却最终毫无反攻之力的好基友,不但没有丝毫痛心,反而各种卖?


答:拜托,像你Pha这种恨不得全世界都是0以减少竞争对手的人,一下少了四个情敌,没笑出声就已经算非常顾念兄弟情义了:)













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,变了你就是我老婆!
那不变呢?
那我就是你男朋友!
emmm,没区别啊!
反正就是要一直一直在一起!
你,你幼稚!

     一点也不幼稚哦!
    [图来自微博,请cr水印,谢谢]
  

啊啊啊啊啊啊!今天的见面会!炸了我!!

就是贴一个东西啊!我真的觉得有点色~情!

而且还是上帝角度的!!!

      [图来自微博,cr水印]

屁金是真不要那张超帅的脸!

你看看我们奶那么清纯,那么乖,你下毒嘴!!

你也就会偷偷摸摸的亲了!敢不敢再厉害一点!

我好会说凉话😂,还有我是爱到深处自然黑,不是黑粉!

    [图来自微博,cr水印,可以去微博看到]

悄咪咪的说,我们龙哥不愧是龙哥,超攻有没有!

我好喜欢我老公这身打扮的,带眼镜还整个人红红的,敲可爱!

屁金这一秒受是因为在喜欢的人面前,都是不敢直视的呀!

     [图来自微博椰奶超话,谢谢图呐]

你们说亲没亲到!!!

屁金是真的强势,以后再也不叫少女攻了!

[图来自微博]

这是来自一颗宇宙的巨无霸糖弹!

请椰奶女孩做好准备!

这是椰奶站子的图,大家可以去微博里看哦,cr水印